为什么写了的这样一个文章,是前一阵子在B站上看到雪中拍电视剧了 据说还是当年拍斗气化马的那个编剧 这TMD能忍 于是我提键盘就喊剑来.不不不...呸,开始发表下个人见解 <--准确说搬砖b站-->

这本书真正意义上造就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江湖,一个人人可仗剑行的江湖,而天下的名角不只是徐凤年一人,还有以一己之力,天下为棋子的春秋三甲黄龙士;吕祖转世,千年修行只为那薄命红衣能飞升,不再受凡尘的祸殃;以武证道,谦虚的以天下第二自居,挑战者无数,却无一败绩。这不是主角的江湖,这已经是天下的江湖。
一部雪中悍刀行,道尽吾辈江湖梦 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江湖梦

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前20章我看了有一个星期。几乎把我去劝退,但幸好坚持下来了。

这是一本武侠玄幻类的书,为什么这么说呢,毕竟后期战力都有点高的可怕,但是前期完完全全就是江湖武侠。不爱看玄幻的可以放心食用。

雪中,刚开始剧情是什么? 就是单纯的江湖梦

一个纨绔子弟对自己的爹都干大打出手,好美人歌姬,一掷千金买诗词等等

我记得开篇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徐骁让徐凤年去拜灵牌的时候,

白狐儿脸灌了一口酒,“北凉王是我见过最具枭雄气概的男子,但我这一年来仍是不懂即便徐骁推行法家和霸道,怎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刚才看到六百多块灵位,似乎有些明白了。有六百人死心塌地替你卖命,你就是个草包,也可以威福一州。若这六百人都是英雄,愿意为你肝脑涂地,那当如何?世人皆知北凉王徐骁以六百骁骑起家,如今剩下没几个了吧?大概都在那里了。”徐凤年望向夜空。

雪中里众生皆苦

有人作茧自缚,有人画地为牢,有人在苦中作乐,有人吃苦不觉苦,这样的江湖,方是正真的江湖
老黄,剑九黄,以一名普通老奴的身份陪世子走了三年,问剑武帝城死于武帝城头。这个人物也是感恩的代表,他一生铸剑只因他师傅食剑,铸剑九,名剑排行前十占半数之多。

瞎子老许,北凉老卒世子愿为其抬棺,是英杰。

衙门当官的那位言语平静道:“那徐小子答应过要给你抬棺?”
瞎子老许整个人一瞬间神采飞扬起来,“可不是,这徐小子人是好人,瞎子老许认人就没出过错,就是这小子很多事情都吊儿郎当了点,又是爬墙又是偷鸭的,我都替他担心以后找不着一位好媳妇。
这位北凉赖活着的老卒竟是泪流满面,转过头,嘴唇颤抖,哽咽道:“大柱国?”
那人并未承认也未否认,只是喊了一声瞎子老许:“许老弟。”
只见瞎子老许如同癫狂,挣扎着起身,不顾大柱国的阻止,丢掉拐杖,跪于地上,用尽全身所有力气,用光了三十年转战六国的豪气,用光了十年苟延残喘的精神,死死压抑着一位老卒的激情哭腔,磕头道:“锦州十八老字营之一,鱼鼓营末等骑卒,许涌关,参见徐将军!”

徐字王旗下,鱼龙鼓响

老卒许涌关,死于安详。读到此处我眼里进沙子了,寥寥几句道尽忠义。徐骁正是老兵当中的信仰,鱼鼓营于西垒壁死战,千人仅仅活下十六人。

剑侍赵玉台,为王妃遭受18剑毁面容,

这一年青羊宫山巅观音亭,徐凤年走向那面恶至极的中年女冠,伸手擦去她满脸泪水,总也擦不干净。他便一直擦下去,哽咽着温柔道:“姑姑好看,姑姑不哭。”
轻仇者寡恩,轻义者寡情,轻孝者最无情。
轻孝者最无情啊。

洪洗象与徐脂虎,江南好最好是红衣。

见面第一句,她便问道:“喂,小道士,你多大?”
青牛背上的小道童红着脸想了半天,等到确定自己年龄岁数,那雪地里格外惹眼的红衣女孩却已经不耐烦地走远了。
只留下那时候便已经是武当最年轻师叔祖的洪洗象喃喃道:“十四啊。”
第二次见面,却是她马上要出嫁千里之外的江南。
在小莲花峰龟驮碑附近,她见着了洪洗象,笑问道:“喂,小道士,这山上多无趣,要不你嫁给我?多有趣。”
他还是涨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后来,便没有后来了,再没有见过面。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不知道这句话出自何处,我初见这句话是在《雪中悍刀行》这本书中。世间文字到底几何?我是我不知道的,反正我就是喜欢这句话。

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

该部分仅登录用户可见

人生当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

骑牛的年轻掌教伸手揉了揉女子脸颊,擦去泪水,眼神温暖道:“如果我说让你等我三百年,你愿意等吗?”

她毫不犹豫道:“你等了我七百年,换我等你三百年,当然可以啊。”

再相逢后仅限于牵手的年轻道士壮起胆子,轻轻抱住她,笑道:“好。”

她环住他脖子,呢喃道:“真是个胆小鬼。”

该部分仅登录用户可见

醉笑春风客——谁人不是笼中雀 哪个不是人间客

最后修改:2020 年 07 月 18 日 10 : 38 PM
如果我的文章打动了你的内心或者对你有帮助请不妨打赏我一根烟钱!